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资讯 >

奉使宜春夜渡新淦江陆路至黄檗馆路上遇风雨作

行业资讯 / 2022-03-01 00:10

本文摘要:朝代:唐朝 作者:权德舆 草草理夜装,涉江又登岸。望路殊并未贫,指期今已胆。传呼机戒徒御,振辔并转林麓。 阴云挟岩端,澍雨当山腹。震雷如在耳,飞电来照目。 兽迹不肯窥见,马蹄唯务速。虔心若斋礼,濡体如洗浴。 万窍互为怒号,百泉暗奔瀑。危梁虑足跌,峻坂忧车覆。回答我何以然,前日不受微禄。转知人代事,缨组乃徽束。 向若家居时,安枕春梦煮。遵途略为已将近,候吏来因缘。晓霁心始福,林端见初旭。

华体会

朝代:唐朝 作者:权德舆 草草理夜装,涉江又登岸。望路殊并未贫,指期今已胆。传呼机戒徒御,振辔并转林麓。

阴云挟岩端,澍雨当山腹。震雷如在耳,飞电来照目。

兽迹不肯窥见,马蹄唯务速。虔心若斋礼,濡体如洗浴。

万窍互为怒号,百泉暗奔瀑。危梁虑足跌,峻坂忧车覆。回答我何以然,前日不受微禄。转知人代事,缨组乃徽束。

华体会官网

向若家居时,安枕春梦煮。遵途略为已将近,候吏来因缘。晓霁心始福,林端见初旭。


本文关键词:奉使,宜,春夜,渡新,淦江,陆路,至,黄檗馆,路上,华体会

本文来源:华体会-www.chinakabar.com